美文 | 凿窗,成画。_资讯_帕斯沃高性能系统门窗
美文 | 凿窗,成画。
2021-08-27 08:57:22 来自作者    



 凿窗,成画。





在墙上凿一扇窗,便开启了一个审美的境界。


中国人的窗,形态纷呈,气质幽雅,借助由此及彼的互借互映,引出一目不可穷尽的风景。透过一扇窗,观自然风光,闻天籁之音,在内外通透、隔而不断的世界里,层层叠叠,深远含蓄,有变化莫测的惊喜,有连绵不断的流动,也生出空灵朦胧的诗意。



窗,是一种界定,为观者确立了一个审美视角,也为漫漫景色划定了一方边际。窗,又是一种延展,它连接着内外,产生虚实的变幻,在空间的流动与渗透中,不管多么狭小的地方,都可以营造出幽深的情境。


窗,化解着有限与无限的矛盾。窗,同时实现着分隔与连通。窗,一面为我们制造错觉,一面引我们遇见真实。窗,不止于窗。窗,要让我们望出去,望到无穷的新境界。



枕上见千里,窗中窥万重。一扇窗,此刻是一幅画,之后,还会有百千万幅画,呈现在许多个不经意的瞬间。尺幅窗,无心画,然而那般境界,终究是有心人,才能够最终抵达。





有窗之法



一间房子之所以能成为房子,不在于它有了墙,而在于它有了窗子。


老子说,“凿户牖以为室,当其无,有室之用。”意思是说,盖一间房子,如果只有密封的实墙,那么它是没有用的;只有凿开门窗,因为虚空的“无”的部分,可以出入、通风、采光,它才具有了居住的用途。


“有”给人提供条件,“无”使“有”发挥作用。大道之理,不离人间之事。老子的话总是言简意赅,玄机满满。



在老子那里,“无”比“有”更高级。“无”即是“道”,是生命的节奏。当人们凿开窗户之后,不仅仅是打破了封闭的空间、让房子可以有用,而更产生了无限的诗情画意和生活情趣。


窗子,如同许多日常事物,一旦完成了实用功能,便开始往审美方向不断延展。


在漫长的岁月里,在无数个清晨或黄昏,透过一扇窗,寄托着人们的目之所及、心之所想。人们也愿将美丽的心思,赋予朝夕相处的窗,让窗把日常生活装点得更具欢心与惬意。




无窗之境



由于中国古建筑采用榫卯和梁架结构,墙体并不承担承重的角色,因而窗的设置也极少受到功能上的限制,可以有更大空间去挥洒出美学的意境。


中国人的窗,本身即是审美的对象,形式多样,数量众多;然而,它们又一直安分地充当着建筑的细部构造,既不夸张,也不出挑,不刻意追求对比与冲突,而意在含蓄与精巧,注重渗透与协调。



窗,仿若中国的文化性格,内敛温和,蕴藉深远,而回味无穷。


晚明美学家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中,论述过窗棂的设计和美学,除了窗户本身的装饰美以外,他还要达到“卧游”和“居游”的理想境界,只在一扇窗前,便可置身丹崖碧水、茅屋板桥,“会心之处不在远,过目之物尽是画图”。



庭院深深,深几许?中国人的园林,总是要在有限的空间里,求得无限的深远之感。窗,是内外之间渐变的过渡,将原本相互独立的空间,自然而然地交融在一起。无论框景、借景、对景,还是所谓虚与实、藏与露,不外都是为了求得含蓄、幽深所采取的手段,引人进入一种深邃的审美意境。


窗,在流动的空间里,若有若无。窗的美,不在于它自身形式的美,而在于它所营造出来的美。





开窗见画,临窗远思



贝聿铭说过:“在西方,窗户就是窗户,它放进光线和新鲜的空气;但对中国人来说,它是一个画框,花园永远在它外头。”


中国诗人吟窗之作甚多。杜甫的“窗含西岭千秋雪”,李白的“檐飞宛溪水,窗落敬亭山”,王安石的“午窗残梦鸟相呼”,等等,都是在窗前得来的佳作,每一句都为我们勾勒了一幅绝美的图画。


优美的窗,与窗外之景,交融出重重艺术美感。窗,是建筑的眼睛,峰峦丘壑、深溪绝涧、竹树云烟、楼台亭榭,皆可透进这咫尺之地,生出无限视野。窗,也让诗人有了体察万象、俯瞰品类、摄景为境的审美视阈,状景写情,景到情随,挽出令人心慕神往、况味隽永的意境。



诗是抒情的。透过窗格,自然的风光也成为了人文化的风景,生出了物外情、景外意。窗不是作为简单的建筑构件,而成为一种观赏方式、一种情感载体,一边与人沟通,一边与人产生共鸣,让窗外的花园,烘托出人内心的欢悦或是积绪。


站在窗前,每个人都可以是美的发现者、景致的创作者,让各个窗格成为不同的取景框,让步移景异、时隔时透的图像,展现在我们眼前,再映进心里面。




有时候,因为分隔的局限,才明白了通透的韵味。在或明或暗、或聚或离、或广或狭的空间里,或许一旦置身其中,就对满眼的景色并无深刻的印象;但若是信步游走,来到某个庭室的角落,或是院落、廊子的转折处,如果眼前偶得一窗,不经意地望出去,却收获一处别致的小景,顿觉心生欢喜,引人入胜。


有了窗,连时空也有了序列。窗,时时刻刻为我们建立一种关系,打开一层境界。



记忆里的窗,永远是虚掩着,或是朦胧着的。有了这扇窗,满园的景色就有了渐进的层次和相互渗透的羁绊。景无止境,百千万幅佳山佳水,透过一扇窗,在我们眼前不断交错闪回。


一扇窗前,开启了一个“我中有你、你中有我”的境界。由此及彼,咫尺相望,一切似曾相见,却又变得幽深莫测,吸引我们默默进入,细细品味,流连忘返……不知何时回过神儿来,窗子还在那里,人间却似乎有了另一番兴味。




(部分图文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可联系删除)

0.png




高清查看列表查看
支持键翻阅图片
1/ 15



 凿窗,成画。





在墙上凿一扇窗,便开启了一个审美的境界。


中国人的窗,形态纷呈,气质幽雅,借助由此及彼的互借互映,引出一目不可穷尽的风景。透过一扇窗,观自然风光,闻天籁之音,在内外通透、隔而不断的世界里,层层叠叠,深远含蓄,有变化莫测的惊喜,有连绵不断的流动,也生出空灵朦胧的诗意。



窗,是一种界定,为观者确立了一个审美视角,也为漫漫景色划定了一方边际。窗,又是一种延展,它连接着内外,产生虚实的变幻,在空间的流动与渗透中,不管多么狭小的地方,都可以营造出幽深的情境。


窗,化解着有限与无限的矛盾。窗,同时实现着分隔与连通。窗,一面为我们制造错觉,一面引我们遇见真实。窗,不止于窗。窗,要让我们望出去,望到无穷的新境界。



枕上见千里,窗中窥万重。一扇窗,此刻是一幅画,之后,还会有百千万幅画,呈现在许多个不经意的瞬间。尺幅窗,无心画,然而那般境界,终究是有心人,才能够最终抵达。





有窗之法



一间房子之所以能成为房子,不在于它有了墙,而在于它有了窗子。


老子说,“凿户牖以为室,当其无,有室之用。”意思是说,盖一间房子,如果只有密封的实墙,那么它是没有用的;只有凿开门窗,因为虚空的“无”的部分,可以出入、通风、采光,它才具有了居住的用途。


“有”给人提供条件,“无”使“有”发挥作用。大道之理,不离人间之事。老子的话总是言简意赅,玄机满满。



在老子那里,“无”比“有”更高级。“无”即是“道”,是生命的节奏。当人们凿开窗户之后,不仅仅是打破了封闭的空间、让房子可以有用,而更产生了无限的诗情画意和生活情趣。


窗子,如同许多日常事物,一旦完成了实用功能,便开始往审美方向不断延展。


在漫长的岁月里,在无数个清晨或黄昏,透过一扇窗,寄托着人们的目之所及、心之所想。人们也愿将美丽的心思,赋予朝夕相处的窗,让窗把日常生活装点得更具欢心与惬意。




无窗之境



由于中国古建筑采用榫卯和梁架结构,墙体并不承担承重的角色,因而窗的设置也极少受到功能上的限制,可以有更大空间去挥洒出美学的意境。


中国人的窗,本身即是审美的对象,形式多样,数量众多;然而,它们又一直安分地充当着建筑的细部构造,既不夸张,也不出挑,不刻意追求对比与冲突,而意在含蓄与精巧,注重渗透与协调。



窗,仿若中国的文化性格,内敛温和,蕴藉深远,而回味无穷。


晚明美学家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中,论述过窗棂的设计和美学,除了窗户本身的装饰美以外,他还要达到“卧游”和“居游”的理想境界,只在一扇窗前,便可置身丹崖碧水、茅屋板桥,“会心之处不在远,过目之物尽是画图”。



庭院深深,深几许?中国人的园林,总是要在有限的空间里,求得无限的深远之感。窗,是内外之间渐变的过渡,将原本相互独立的空间,自然而然地交融在一起。无论框景、借景、对景,还是所谓虚与实、藏与露,不外都是为了求得含蓄、幽深所采取的手段,引人进入一种深邃的审美意境。


窗,在流动的空间里,若有若无。窗的美,不在于它自身形式的美,而在于它所营造出来的美。





开窗见画,临窗远思



贝聿铭说过:“在西方,窗户就是窗户,它放进光线和新鲜的空气;但对中国人来说,它是一个画框,花园永远在它外头。”


中国诗人吟窗之作甚多。杜甫的“窗含西岭千秋雪”,李白的“檐飞宛溪水,窗落敬亭山”,王安石的“午窗残梦鸟相呼”,等等,都是在窗前得来的佳作,每一句都为我们勾勒了一幅绝美的图画。


优美的窗,与窗外之景,交融出重重艺术美感。窗,是建筑的眼睛,峰峦丘壑、深溪绝涧、竹树云烟、楼台亭榭,皆可透进这咫尺之地,生出无限视野。窗,也让诗人有了体察万象、俯瞰品类、摄景为境的审美视阈,状景写情,景到情随,挽出令人心慕神往、况味隽永的意境。



诗是抒情的。透过窗格,自然的风光也成为了人文化的风景,生出了物外情、景外意。窗不是作为简单的建筑构件,而成为一种观赏方式、一种情感载体,一边与人沟通,一边与人产生共鸣,让窗外的花园,烘托出人内心的欢悦或是积绪。


站在窗前,每个人都可以是美的发现者、景致的创作者,让各个窗格成为不同的取景框,让步移景异、时隔时透的图像,展现在我们眼前,再映进心里面。




有时候,因为分隔的局限,才明白了通透的韵味。在或明或暗、或聚或离、或广或狭的空间里,或许一旦置身其中,就对满眼的景色并无深刻的印象;但若是信步游走,来到某个庭室的角落,或是院落、廊子的转折处,如果眼前偶得一窗,不经意地望出去,却收获一处别致的小景,顿觉心生欢喜,引人入胜。


有了窗,连时空也有了序列。窗,时时刻刻为我们建立一种关系,打开一层境界。



记忆里的窗,永远是虚掩着,或是朦胧着的。有了这扇窗,满园的景色就有了渐进的层次和相互渗透的羁绊。景无止境,百千万幅佳山佳水,透过一扇窗,在我们眼前不断交错闪回。


一扇窗前,开启了一个“我中有你、你中有我”的境界。由此及彼,咫尺相望,一切似曾相见,却又变得幽深莫测,吸引我们默默进入,细细品味,流连忘返……不知何时回过神儿来,窗子还在那里,人间却似乎有了另一番兴味。




(部分图文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可联系删除)

0.png




资讯编号:ZN000033650

评论0条评论
评论几句...
还可以输入300字符
精彩评论(0)
最新评论( 0 )
按Esc退出全屏预览
4/15w
CONTACT
系统门窗产品研发、设计、生产、管理、销售、服务、售后于一体的综合型管理公司,为全球门窗消费者提供低碳、环保、节能的建筑门窗解决方案。
北京帕斯沃系统门窗有限公司
电话: 4008-61-71-81
网址:www.pswmc.com
地址:北京市国门1号全球家居总部基地3号​馆
​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天猫5
​点击进入京东官方旗舰店
​点击进入天猫官方旗舰店
版权所有 : 北京帕斯沃系统门窗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13749号